首页 > 娱乐 > 综艺  >  正文
亲,暂时无法评论!

【心理】洗不净的手(17)岁末 书店

图片发自App

爸爸要带萌萌赶集买书了。一个人做出的承诺必须有行动来支撑,这就好比土路落了雪,动手扫一扫清爽得很,一拖延很可能就是狼藉一片。

对于向孩子践诺,爸爸原本也是没有什么讲究的,人们总是把小孩当作一个可以任意处置,随意对待的小玩意儿,爸爸也是。然而这次不同,书的意义可比一剂良药,他是打算用这种办法缓和父女关系,再想办法把孩子送回课堂的。

此刻,爸爸大概应该庆幸孩子的喜好是读书而不是其他,它们虽高贵,却廉价,而且好书能滋养人的一生。总之,今天出门爸爸是欣喜的。

一早吃过饭,他就喊着女儿动身。这时,媳妇走过来,吃惊地问:“就你俩?”

“你也想去?”爸爸问。

“我不去,我忙着呢,麻烦你回来时候帮我带一套内衣,买一把桃木梳子。”妈妈不紧不慢地说,“呀,对了,我的洗面奶用光了,你顺便选一支回来……”

“赶紧打住,赶紧打住,你那些东西我可不会买,还是你自己去吧。”爸爸无奈苦笑。

“哎呀,我今天可多事要忙,哪有时间逛街呢,真是的!”妈妈一边嘟囔,一边换着外出要穿的衣服,嘴角露出快意的笑。

妈妈就是这样的人,她从不提要求,因为,她的真实要求总是要借别人之口提出。她和奶奶一样难缠,功力却精进在不同的方向,奶奶以唠叨和挑剔取胜,妈妈则更侧重战略迂回之术。

妈妈还没有收拾停当,奶奶突然冒出来:“你们这是上县城呢?”

“去给萌萌买本书。”爸爸如实回答。

妈妈最会察言观色,她懂奶奶的意思,于是向奶奶提议道:“妈,你也去吧。”

“娃好不如媳妇好。”奶奶笑盈盈地冲着妈妈说道,“我娃连这份心都没有。”

她这么说爸爸自然是不乐意的,可依他那惹不起躲得起的处世作风,他绝不会和自己的老妈冲突,所以,他只是耷拉着脑袋,不说话。出门在外,他也算是一个有血性的男人,回家却一边老妈施压,一边媳妇兜圈,总是感觉憋屈难伸展。

“去换衣服吧,奶奶。”萌萌提醒她。

“哎。”老太太乐颠颠地转身进了屋,妈妈朝她的背影白了一眼,一脸黯然。

天气很好。一家四口各怀心思出了门。

得益于政府的惠农政策,村里家家门前的街道都铺上了清爽的水泥,但那段通往县城的柏油马路依旧是大家的心头爱。

萌萌曾无数次经由这条马路,在学校和家门之间来来往往,她曾在烈日下踩着软绵绵的柏油幻想着马路尽头的风景,也畅想过住在楼房、读在名校、有父母陪伴成长的未来,但是,也是在这条路上,她做了一个噩梦,然后一切都终止了,她无意看风景,也不再有心力去争取未来,她仿佛跌进了深渊,撞见了惊恐和自卑的心魔。

家家户户都在买年货,而且,不到大年夜,永远准备不齐全。马路边的商店里没有什么闲人,通往县城的公交车上却闹哄哄的,通常来说,费点周折去筹备才能体现出一个节日的隆重。

一踏上公交车,萌萌就明显觉得一阵眩晕,多久没出过远门了,整整一年了吧,她甚至都记不起县城里街道和高楼的样子,车上的空气闷闷的,散发着汽油挥发所独有的甜香而萎靡的气味。而那种机械制动带来的颠簸也仿佛踩着节律,直晃荡得人头昏脑胀。

萌萌挨着妈妈,靠窗坐着,她无力地靠在座位后背上,眼睛盯着窗外。突然,她远远看见了学校,心口一紧。她不由地把目光拉近,脚下是一条漆黑的了无痕迹的马路,抬头有阳光贴心地洒下来。可她恍惚之间又觉得眼前雪花飞舞,一个女孩在朝着家的方向不要命地跑……也就是那“轰”的一下,她脑子一片空白。

乘车带来的眩晕狠狠地袭来,胃里开始一阵阵翻腾,她无力地靠着,两只手搭在一起,只是不停干搓。

“萌萌,难受啊?”妈妈扭头问。

她痛苦地看着妈妈,眼里憋着泪。

“她爸,孩子晕车厉害,窗户打开吧。”妈妈冲着后排的爸爸喊了一声。

“对不住了,各位,孩子不舒服,我要开个窗了。”爸爸点着头打了一圈招呼,然后把窗开了条一掌宽的缝儿。

他拉起萌萌的手,轻轻地问:“感觉好点没有?累了靠你妈妈身上。”然后不等回答,就把她的肩膀搬过来按在媳妇身上。

好久没有抱过这个孩子了,妈妈的手都生了,她“腾”地一下坐直,挺起了腰板,对接着倒过来的重量,她的两只手抬起又放下,不知该往哪里放才好,这可是她的女儿啊,为什么会这么生分,这么别扭呢。

萌萌顾不得别扭,她在爸爸的帮扶下,靠在妈妈肩上,耷拉着眼皮。受到父母的干扰,此刻她已经从惊恐的场景里抽离,唯独感觉到精疲力尽。

一路上,冷气从窗缝儿悠悠地吹来,公交车慢条斯理地摇晃着,妈妈不停地抚着她翻江倒海的胃,她迷迷糊糊睡着了。

不知过了多久,她被一阵喧闹声惊醒。这是到站了,人们都争先恐后地往车下挤。爸爸把她揽进怀里,几乎是抱着她下的车。

街上闹哄哄的,叫卖声此起彼伏。萌萌深深地吸了一口凉气,缓过劲来。

他们最先去的书店,爸爸想利用安静的环境帮她尽快恢复体能。

“谢谢爸爸。”萌萌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。

“什么啊?”爸爸纳闷地问。

“谢谢带我来这儿,第一次来。”萌萌眼睛放着光,有气无力地说,“好喜欢。”

妈妈愣了一下,转过头悄悄抹着泪。仿佛眼前这个女孩昨天还是襁褓中的婴儿,今天就突然成了与妈妈齐肩而立的少女,她错过的太多了。

“喜欢什么选什么,慢慢看,慢慢挑,不着急。”爸爸叮咛着。

萌萌笑着没有说话,她抬头望去,一间高大的展厅,挤挤挨挨排满了书架,各种书目分门别类码放着。书是有气味的,图书馆的书总是因为潮湿散发着霉味,夹杂着灰黄陈旧的积尘,而书店总会因为堆满了书而飘起淡淡的墨香。萌萌仿佛置身于梦境,她用手指一个架子挨着一个架子划过,时不时停下来细细摩挲着,直到热泪盈眶。突然,她想到了朱晨晓。“他那么渊博,也一定经常到这个地方来。”萌萌想。

爸爸也选了一本,静静地坐在窗边,陪着她在书店里慢慢耗着时间,妈妈和奶奶去了市场。日子突然变得陌生而甜糯,它就像一只木箱,箱底陈放一只苹果很久了,突然间打开盖子,香气弥漫,十分美好。

安静的性格使人很轻易地具备了深度思考力,又得益于书卷的浸润和滋养,这个女孩如今越发显得稳重和得体。她轻依书架尽头的一面墙,手里捧着一本《小王子》,细细地体会着那些经典。

书上讲:“所有的大人都曾经是小孩,虽然,只有少数的人记得。”这句话让萌萌感慨万千。父母不懂她,甚至没有想着要去懂一个小孩,奶奶认为小孩子不能有秘密。她就好像是四口之家养出的孤儿,而且是越长大越孤单。可是,爸爸妈妈今天的举动又让她错愕,他们分明也想好好待她,就像再不用乘车南漂,扎根家乡,守着她成长一样。

又翻了几页,书上有这样一句话:“能快乐旅行的,一定是轻装旅行的人。”看来人要学着忘记,至少要学着接受,这才能最终得以解脱。

“给你这个。”睡前,妈妈递给她一个精巧的手提袋。

“什么啊?”萌萌疑惑地问。

“看看就知道了。”妈妈故作神秘。

萌萌小心地打开袋子,取出一团粉红色的东西,抖开一看,原来是一件背心。它颜色淡雅,长度和普通的文胸差不多,胸前两侧夹了棉,做着微微鼓起的设计,肩上各点缀着一朵小巧的蝴蝶结。

“女孩长大了都要穿内衣的。”妈妈有意无意地说,“还有一件淡蓝色,我已经帮你洗过晾出来了,晒干再穿。这件粉色的明天你自己洗,替换着穿。”

“妈妈啥时候看见的?”萌萌脑子在飞速转着圈,使劲地想,“难道是在公交车上,晕车时候?”

“我像你这么大时候也傻乎乎的,什么事都不明白。”妈妈自顾自地交待着,“你那么爱读书,有不懂的可以问我,也可以去书上找答案。”

自从突然之间发现女儿长大,妈妈像受到了很大的震动。还没有好好牵她的手,那手掌已经大到攥不住了;还没有好好抱抱她,拥抱已经变得别扭;还没有好好教她认字,她已经会读小说了……她思忖良久,她见到上海的小孩,路还走不稳都已经坐在大人的膝盖上看绘本了,而她的孩子,11岁之前从未进过书店。

她曾暗下决心,让自己的孩子脱离农事,过上骄傲而闲适的生活。可是没有爹妈,孩子有什么值得骄傲?如果孩子的业余生活一片空白,那她所向往的闲适也不过是无所事事罢了。

思考牵动着她的改变,她突然想细腻地做一回妈妈。

上一篇 目录 已是最后

热门标签:,被撕掉的牛皮书,蓓娜尔斯,奔跑吧兄弟第一季收官战达到了多高的收视率,本妃很妖很低调,本田西子,本溪山火明火扑灭,本溪铁通第五空间,笨蛋你是我的唯一,毕丽梅照片,碧香亭论坛,碧香亭美幼专区,蝙蝠酱

注:除标注本站原创外,其他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有侵权 请联系邮箱 71-62-94-35@qq.com

朝阳新闻-优质的内容都在这里致力于资讯传播,希望建立合作关系。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,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。备案号:申请者

联系我们|lyhcxwc.cn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